圖片來源: http://rouxatthelandau.com/

我說,這次到Roux at the Landau用餐,是我到英國這幾年來,最讚的一次用餐經驗,真的一點都不誇張,尤其在累積了些許米其林星級餐廳的經驗後,更認為Roux at the Landau是米其林評鑑尚未給予星級肯定的遺珠。

 

在N年前,我曾寫過一篇【Breakfast at Starbucks之望梅止渴】,那間讓我邊在星巴克吃早餐,邊望梅止渴的對象,就是這間Roux at the Landau

 

我在文當中也有提到,這間餐廳是米其林主廚Michael Roux Jr.所經營的餐廳,而午餐的set menu要準備個50英鎊(服務費另加)。也就是因為這樣,這些年過去了,我根本沒有任何機會或者藉口,能chhaⁿ-chhaⁿ khai-lo̍h—khi。那這次,怎麼會成行呢?那真的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啦!

 

話說,因為今年有了追星計畫,我開始使用toptable這一個訂位系統,因此,它們會偶爾寄一些折扣、促銷等資訊到電子信箱來。說真的,我很少在意這類的折扣,通常不太會打開那些newsletter,更不可能會閱讀內容。可是,就是那天,我竟然就真的打開那newsletter,還click了信中的一個link,就這樣,意外發現Roux at the Landau從四月中到六月一日,正舉辦特別的午餐或者特定時段的晚餐promotion: 三道式加上一杯香檳為35英鎊。

 

我將這一折扣資訊貼在臉書上的Group Foodies,就這樣很意外地,在月聚之外,揪團(就只有私下找啦),促成了這次的用餐。

 

事實上,我們訂了位之後,系統跳出來的是: 35 pounds for 三道式加上一杯香檳、餐後咖啡或者茶,以及petit fours。怎麼樣,夠超值了吧!

 

Ok,讓我稍為介紹一下這間餐廳。其實,我說這間是Michel Roux Jr.所經營的餐廳並不完全正確。應該是Roux家族(Albert Roux、Michel Roux Jr.)首次父子共同經營的餐廳。

 

 


 

 

來稍為了解一下Roux家族的米其林餐廳史吧!

父執輩的Albert Roux和Michel Roux共同經營了Le Gavroche。這間餐廳在1982年成為法國境外的第一間獲得米其林三星肯定的餐廳。自1993年後,一直到現在,則評為兩星的餐廳。

目前經營Le Gavroche的就是Michel Roux Jr. (為Albert Roux之子)。

Albert Roux和Michel Roux在Le Gavroche成功後,在Bray-on-Thames經營了The Waterside Inn,至今,The Waterside Inn已經連續28個年頭,獲得米其林三星的肯定。

目前經營且是主廚的就是Alain Roux(為Michel Roux之子)。

不同於Michel Roux Jr.常於媒體曝光,Alain Roux較為低調。

Albert Roux和Michel Roux都被稱為是英國美食界的教父,實在不為過。

而兩代都是米其林主廚的榮耀,更讓這家族有著特殊的光環。

就因為在1986年後,Albert Roux和Michel Roux Jr.負責Le Gavroche的經營(1991年後為Michel Roux Jr.負責),而Michel Roux和Alain Roux負責The Waterside Inn的經營,可以算是兄弟開始各自爬山之路(其實,早就都攻頂了呀!)。

而Roux at the Landau就很難得地在1991年之後,父子Albert Roux和Michel Roux Jr.再度攜手共同經營餐廳。而Roux at the Landau就位於The Langham London之內。目前的主廚是Michel Roux Jr.的得意門生Chris King。

 

是的,我很同意Chef Chris King的話,而這也是我們當天離開餐廳的時候,我跟receptionist說的: "It was a lovey and fantastic dining experience."

 

The Longham Hotel London,圖片來源: http://london.langhamhotels.co.uk/index.html

 

很意外吧!Roux家族為法國人,他們在英國發跡並受得尊重,而這位承襲Michel Roux Jr.的Chris King則為美國人,他自2004至2010年之間,就在Le Gavroche習藝,其間曾至紐約在Thomas Keller的旗下工作過,再度回來Le Gavroche,而於2011年成為Roux at the Landau的主廚。

 

相關資訊:

http://www.waterside-inn.co.uk/

http://london.langhamhotels.co.uk/restaurants/fine_dining_restaurants.htm

http://www.cosmopolis.ch/lifestyle/london/chris_king_e0126000.htm

 

 

這就是從外面照Roux at the Landau的圓形dining room。

 

這是Roux at the Landau的獨自出入口。也能從飯店正門進入後,從左手邊廊道到餐廳。

 


 

好了,介紹完了這背景,如果沒端上料理、沒品嘗過,也只是空有名氣,所以,就來讓這晚的Roux at the Landau美食之旅見真章吧!

 

另外一個角度看dining room,圖片來源: http://www.bookatable.com/uk/blog/post/roux-at-the-landau-review

 

Ok, 上面有敘述到,這次的dinner deal是35英鎊能享受到三道式加上一杯香檳、餐後咖啡或者茶,以及petit fours。讓我們摸著良心說話,餐廳的目的是要營利,35英鎊的菜單,會是什麼呢?

 

記得嗎?上次我們去米其林一星的Arbutus,他們的晚餐的set menu雖然是21英鎊,可是限制用餐時間,先不要說口味過鹹的問題,光是菜餚只能算是comfort food就已經很糟糕,更不用說它們那漏氣的服務。

 

所以,Roux at the Landau的優惠晚餐,會端出什麼樣的菜單呢?

 

抵達後,我們先將外套寄放在cloakroom,reception那邊有電腦,因此,可以查閱我們的訂位紀錄,我們訂位的時候,就表明我們是希望來享用這次的特餐。所以,侍者將我們的大衣等放妥後,帶位至餐廳內,並同時將今天的特餐菜單呈上。

 

從Roux at the Landau餐廳大門拾階梯而上後,進入餐廳。

 

再往前走一點吧!走廊的盡頭左轉是餐廳,走廊的左方是private dinig room。走廊的右方就是小小的那張桌子的地方,就是reception,也是cloakroom。

 

Private dining room,圖片來源: http://www.privatediningrooms.co.uk/businesses/the_landau

 

Attention to detail的另外一個證明,這是我們寄放衣物所拿到的牌子。

 

當然,這是有一定的程序的: 我們一共四位一起用餐,其中一位因為交通雍塞的緣故比較晚抵達,所以,一開始是我們三位先進入。帶位的侍者拉開椅子,而我和阿姐都選擇靠著牆面的沙發座,所以,由唯一的一位男士入座侍者所拉開的椅子。接著,就是看侍者功力了…要掌握好good timing當入座者坐下時,給予magic touch(侍者將椅子輕推,方便顧客入座後,無須調整椅子與桌子間的距離。

 

這樣的magic touch有越來越多注重服務的餐廳是如此”執行”的,例如,曾經到訪過的Maze即是如此,而我個人有過這樣的經驗。

 

關於magic touch and 5 smiles的文章,可以點閱此一連結: The Art of Service – the restaurant by Fred Sirieix

http://blogs.catererandhotelkeeper.co.uk/blogs/art-of-service/2011/07/the-restaurant.html

http://www.theartofservice.co.uk/photos/back-to-front.pdf

 

這金碧輝煌的是display plate。

 

接著,侍者為我們介紹今天的晚餐包含一杯香檳,但再喝香檳前,是否需要先來一些水。接著,水送上(我們點still and sparkling各一),另外一位侍者依照我們的喜好,幫我們斟上水。

 

掛上Albert Roux的水。(still和sparkling各一)。

 

再來,第一位侍者再來幫我們斟上香檳。而另外一位侍者,則送上amuse-bouche,不過,我們還有位朋友尚未抵達,於是,我又請他待會再送上來,我覺得這是當晚唯一服務略顯急躁的地方。

 

 

等到朋友抵達了,第一位侍者再度回來,為朋友E斟上香檳,並和善地問我們,如果有需要他可以提供酒單(我們有拿酒單),朋友TS看了一下酒單,最後作罷,侍者還是很nicely對我們說,如果用餐過程有任何需要,請再告知,他會幫我們推薦。

豐富的藏酒。圖片來源: http://www.innerplace.co.uk/index.cfm/venue/?venueId=105734

我沒看酒單,不過朋友TS有看,他說沒有by glass的選擇。因此他沒有點。我後來有查看官網,是有by glass的,應該是朋友TS自己沒看仔細。當然,我必須說,這樣品質的餐廳,酒的單價是不便宜。

 

接著,(另外一位侍者)送上麵包,是採取桌邊服務的方式,讓我們挑選,保證吃到的麵包是溫熱的。種類超級多種(至少有5種)。用餐的過程當中,侍者只要發現我們麵包盤上空了,就會再拿出新鮮、溫熱的麵包,一一詢問我們這次想要什麼樣的口味。完全是standardised fine dining services的水準。而amuse-bouche也在這時候端上。(不過,我們有點懷疑…因為…沒有送上吃amuse-bouche的餐具,好吧,再小扣0.05分吧!)

 

 

這邊就要繼續批評一下Arbutus。他們的麵包也是桌邊服務,問題是,想要多吃還要我們揮手告知,一副很怕我們吃的樣子。而且麵包還是冷的,那桌邊服務幹嘛?另外,我們有朋友點起士盤當甜點,竟然送來附餐一樣的麵包,反正就那101種,沒得挑選。(Arbutus的食記,請點此)

 

奶油是無鹽,因此旁邊還附上鹽巴,自行取用。這樣做是很細心的,原因除了有些人不想要用salted butter之外,還因為....

 

....還因為這個,被我捏了一口的是加了橄欖的roll,橄欖有鹹味,如果要抹奶油吃,當然就不需要鹹味奶油囉!這就是attention to detail。

 

點完餐後(點餐的侍者是另外一位,他表情比較嚴肅,不過我真的覺得那是他本來面容就這樣的原因),我們舉杯cheers~那要慶祝什麼呢?大家都笑著說:「慶祝我們怎麼這麼hó-miā(好命)!」 (是呀,能和喜歡美食的好友在舒適的餐廳用餐,享受相聚時光和天南地北聊天,這樣還能說不夠hó-miā好命嗎?)

 

附餐的香檳是掛上Albert Roux名字的香檳。可以點Roux at the Landau的網頁唷,這樣一杯,如果單點,需要14英鎊呢!一瓶的價格是65英鎊。(可見,我們今晚這一餐,多麼超值)。

 

 

我個人覺得這香檳有濃郁的蘋果味。朋友E和我都覺得,這款香檳很好喝,因為多半香檳都會比較澀(brut),但這一款卻一點都不澀。(我沒找到它的甜度屬於哪一類,不過依照酒莊(Lenoble)的類似款介紹,其實還是屬於dry,並不到demi-sec的程度。

 

這款香檳其實比較適合當apéritif,不過,我們還是喝到主餐才喝完。當然,香檳不太適合喝這麼久。氣泡逐漸消失還有溫度也會影響最後喝起來的口感囉。

 

Albert Roux Grand Cru Blanc de Blanc當中的Grand Cru是指葡萄園的葡萄生長的品質,Grand Cru是指最高等級的葡萄所釀的香檳。Blanc de Blanc則是指用Chardonnay品種的葡萄所製成的香檳。

關於上述香檳的資訊的來源:

http://www.winetourisminfrance.com/an/regions/champagne/les_regions.htm

http://www.regiswine.com.hk/store/wine-knowledge/champagne/different-types-of-champagne

http://www.basic-wine-knowledge.com/types-of-champagne.html

 

 

儘管是時常更動的菜單,attention to detail的結果就是菜單還是放在很好的皮製告示版上,絕對不馬虎。

 

Ok,今晚Roux at the Landau的菜單是:

前菜:

Light cauliflower velouté with a crouton of artichoke and young herbs

Poached hen egg with smoked haddock mousseline and wild garlic

Duck, pistachio and walnut saucisson with picked vegetable salad

 

主菜:

Seared salmon, spiced red pepper coulis and saffron potatoes

Tomato-braised feather blade of beef, stone ground polenta and courgettes

Butter roast chicken supreme with Suffolk cider sauce and oyster mushrooms

 

甜點:

Roast pistachio bavarois, confit kumquats and white chocolate crémeux

Selection of ice creams and sorbets

French and British artisan cheeses

 

對了,因為amuse-bouche上了之後,我們一直到點完菜才有餐具,因此,吃前菜前,我們先吃了amuse-bouche。侍者有介紹名字和材料,不過,我剛好在和朋友聊天,我沒聽到細節,這一點就抱歉了,不能好好地介紹這道菜的食材和名稱。我姑且稱它為”魚之松露”吧!是的,內部是魚肉,而外面裹的那層,讓它的樣子就像是松露一樣。

 

來吧,來張斷面。

 

 

前菜我們剛好都有點:

Light cauliflower velouté with a crouton of artichoke and young herbs

 

那個crouton of artichoke真是有夠可愛的。

 

 

Poached hen egg with smoked haddock mousseline and wild garlic

這道真好吃。這道是阿姐點的,她很熱情,要和大家分享。那慕斯有濃濃的煙燻味,阿姐很大方舀了魚肉和慕斯琳醬(mousseline sauce)到我盤子,那醬汁好吃到,我撕麵包把盤子上的醬汁擦乾抹淨。

 

 

 

Duck, pistachio and walnut saucisson with picked vegetable salad

 

 

別被這外表給騙了,覺得不過是鴨肉火腿,有什麼特別。因為有開心果的關係,有很特殊的果仁香氣。隱藏在薄脆麵包片下方的醃漬蔬菜,可愛到我欣喜地吃到一半還拿出相機來拍照。我就拿一點醃漬蔬菜、一小片薄脆麵包,用火腿包起來,一起入口。多元的口味在嘴巴當中跳舞著,而那麵包片的脆度,增加了額外的口感。酸酸甜甜的醬汁,我也很喜歡,就和吃慕斯琳醬(mousseline sauce)一樣,我也是拿著麵包,一點醬汁都不想浪費。

 

 

主菜方面,剛好我們都有志一同都點了慢燉牛肩肉。

上方的慢燉番茄醬汁是上桌後,侍者一一為我們淋上。

我個人認為,這整塊肉除了在番茄醬汁當中慢燉到軟嫩之外,切片之前,還有焦糖化(caramelised)肉塊的外圍,因此,最外面的那薄薄的一層,有著焦香味。幾乎不需要用到刀子,牛肩肉已經到了入口即化的地步了。 黃色的部份是polenta。我不是polenta的粉絲,不過,它還是好吃到我想跟服務生要湯匙舀著吃光光。(當然沒有這樣做啦)

 

然後,這就讓我想到那間被評為米其林一星的Arbutus,那道我們點的慢燉牛前腿。除了擺盤讓我覺得那是comfort food之外、味道過鹹之外,我還說了我的肉有1/3吃起來柴柴的,可見肉的部位很差。

 

我愛吃慢燉的肉類,其他吃過的還有Gallipoli Bazzar的Incik,為什麼要突然提到這一間呢?因為我要再次拿它來和Arbutus做比較,更能凸顯Arbutus的隨便!!! Gallipoli Bazzar是一間小餐館,恐怕米其林餐廳連推薦都懶,可是,它們的慢燉羊腿可是入口即化,比起號稱是米其林一星的Arbutus好上太多太多了!

 

如果和我一樣,常會困惱到底牛肉部位怎麼分,可以看這個link

 

 

甜點的部份,我們剛好都有點。

首先是阿姐點的手工cheese。既然是以fine dining,當然要桌邊服務囉。侍者推來cheese餐車,問阿姐的選擇。阿姐說完全信任侍者,請她幫忙挑選。並很體貼地問阿姐有沒有特殊的喜好,例如味道要重一點或者要creamy一點。阿姐說完全信任;她親切地跟阿姐道謝,感謝阿姐的信任。

 

 

 這位服務生是我很喜歡的一位,她一整個晚上都笑容甜美。

我應該說,其實除了點餐的那位面容比較嚴肅之外,每一位都笑容可掬。只是,她更甜美。(一整個偏心稱讚之)。

 

將精選好的cheese擺放好之後,侍者還是很客氣地告訴我們說會先將阿姐的拼盤先放在旁邊,等我們的甜點端出後,一起上菜。這樣體貼的告知,真的很令人愉快呢!

 

侍者說,她刻意挑選有濃烈口味的和奶香十足的起士。橘色正方形是berry jelly,中間棕色的是蘋果果醬。

 

搭配起士的麵包片(see和我們一開始吃的麵包不一樣,這個是有堅果且烤得較為酥脆的麵包)和芹菜。

 

好吧!我是甜點控,心想說大概餐廳會端上的甜點,我應該都知道(聽過、看過、不見得吃過)。哈哈哈,我踢到鐵板了。我就不知道bavarois是什麼。(ok,我餐後有wiki一下,我竟然沒看出拜揚這個字根耶….)

它算是慕斯蛋糕,不過,不過吃起來的口感,比較偏向起士蛋糕。我愛這道,不只是開心果,更因為它的甜度適中(但對於愛吃甜的,可能會覺得不夠甜)。

那一球是牛奶口味的冰淇淋,濃郁的牛奶香,真的是2 thumbs up啦!  當然那片tuile不只是裝飾,也提供口感。

黃色的是什麼呢?你一定想不到,是金棗。我第一次在英國吃到金棗耶,我非常愛金棗的香氣,它讓我有了思鄉之情(我家之前有種許多金棗,每年農曆年左右,是果實季,拔了之後,水洗就這樣吃)。

金棗給予開心果慕斯蛋糕清爽的口感搭配,不只是裝飾的畫龍點睛效果而以。

 

這三球冰淇淋的口味,可真是難倒我們了(我們應該問侍者的)。香草那一球就不用說了,都看得到香草粒了,香草的濃郁氣味是保證。而那一球深紅色,我們認為是甜菜根(beetroot),而另外那一球桃紅色,有一點八角的味道,那顏色到底是什麼來著的?最後我們覺得應該是(大黃)rhubarb,因為rhubarb本身沒什麼味道,現在似乎又是產季。

 

其實,我們吃完主餐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我們大概已經入座有兩個小時了。記得嗎?Artubus規定我們要兩個小時歸還桌子呢!老實說,我們6:30入座,經過兩個小時,餐廳最好把我們這種不會額外多點瓶酒的寒酸顧客趕緊服務完,再多收一桌,好增加翻桌率才對呀!這種事,才不會發生在Roux at the Landau呢!!!儘管,不要忘了,我們可是來吃優惠價格的晚餐耶!

 

侍者收完甜點盤之後,沒有急著為我們送上餐後的咖啡和petit fours,這樣的體貼,也是很值得稱讚的。

 

當然,除了咖啡外,也可以點選茶。我們點了breakfast tea(侍者有讓我們選,朋友TS點了breakfast tea)。

 

Attention to detail的另外一個證明,信封內的是代糖。

 

Petit fours有三種:

芒果和百香果軟糖、巧克力布朗尼(算是糖果)、還有可愛到不行,讓我一直捨不得吃的financier。

 軟糖我在Maze也有吃過,但Rous at the Landau的這個芒果和百香果軟糖味道清楚多了。可以嚐出百香果的sharpness(但不酸)。我很喜歡這軟糖。

吃完軟糖吃布朗尼應該會覺得很甜膩吧?不!好的巧克力,只有優質的巧克力該有的苦味,不會有過度的油膩感。吮指回味呀!

我就這麼一直欣賞著這小巧可愛的financier,上面的巧克力片,中和了不甜的蛋糕本身,特殊的brown butter和杏仁粉,讓這小巧的financier吃起來,讓我更了解,什麼才叫delicate。

 

我們就這麼一直聊著,直到快要10點(朋友E隔天一早還要上班),才捨不得地請侍者給我們帳單。

 

這樣的一餐,外加我們點的兩瓶still water和兩瓶sparkling water,以及12.5%的小費,一個人的用餐費用不到45英鎊。(still water的價位就如一般的餐廳,個人覺得sparkling water比較貴一些,但我也是第一次點sparkling water,所以不敢說是不是這一個有點overpriced)。

 

帳單夾子內附上的名片,attention to details的另外一個證明,用小巧的信封包著。

 

最後,總結一下吧:

我以”hidden pearl”來形容Roux at the Landau。這間餐廳尚未或者米其林星級的肯定,可是,今晚的經驗,我個人覺得已經至少有一顆星以上的水準。

 

餐點的部份,可以見到Michel Roux Jr.最在意的’attention to detail”的重視。不管是口味、食材、擺盤等,都到完美的境界了。

 

雖然我曾看過網路上的reviews,有人提到覺得Roux at the Landau之所以尚未獲得星等,是因為服務的關係。我個人當然不認同。(看看那有星等的Arbutus,那叫”好服務”嗎?)。是的,也許過程中可能不是100%圓滿,但已經趨近於99.99%囉!)

 

服務的細緻度可以從很多小地方看得到,首先就是隨時保持的微笑。

我在入座後曾兩度起身,侍者一下子就知道我要找洗手間,立刻引導我前往,更不用說,我走動在餐廳內,不管是不是我們這桌的服務生,都對我們保持微笑、問好。當然,離開餐廳的時候,也簡直到了列隊微笑說再見的地步了。

 

再來是細節的注重。

我們離座到洗手間時,侍者都會前來幫我們把餐巾給折好、放好,讓我們隨時回座可以使用。

水杯不用到空了,侍者會自動來補,而且記得我們誰喝什麼水。如需加點水,會先問過我們(L’Atelier de Jöel Robuchon就沒有問,直接幫我們加,而且,我們沒看到水瓶是否空了)。

 

阿姐的甜點cheese拼盤吃不完,所以,上咖啡前,侍者有過來,我們說想要打包(我們有先問,能否外帶),侍者仔細地問是否也要打包搭配cheese的麵包等。當然,注重細節的Roux at the Landau,外帶的盒子,怎麼可能隨便呢。

 

這次是我在英國這些年來,最讚的一次用餐經驗。事實上,同行的朋友都有同感。Roux at the Landau讓我們念念不忘,隔天晚上,我就接到阿姐的電話,問我什麼時候,再來去一次。(這個優惠到6月1日,我真的希望可以再訪囉!)

 

 


檢視較大的地圖

 

*我將這篇食記放在追星計畫之中,除了我個人認為Roux at the Landau已達米其林星級餐廳的標準之外,更因為Roux家族本來就是滿天星呀!

 

 


 

這邊貼一個影片,剛好是Michel Roux Jr.所主持,他到Galvin at Windows採訪,並介紹Galvin at Windows的'Brigade de cuisine'。原本這個字是指廚房內,所有廚師的位階和工作責任,用這影片,可以看出,西餐在服務上timing掌握度決定一切,而一間餐廳好不好,除了餐點口味不能含糊之外,這些細節的掌握,都足以影響最後呈現到賓客桌上的結果呢!

這影片除了介紹了brigade system之外,也可以稍為了解一下,西餐的服務分工之詳細。

 

 


 

 

 

Cutie邀您來按個Like唷~

 

Cutie at Fun Kitchen 吃、喝、玩、樂 生活誌

Promote Your Page Too

 

    全站熱搜

    chhubietup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